关闭
其他国家/地区:

跨越半个地球,17,962英里

跨越半个地球17,962英里

一台血液透析机的奇幻之旅

世界上每两台在使用的血液透析机中,至少有一台来自于费森尤斯医药。费森尤斯医药生产的血液透析机被发往世界各地下订单的120多个国家。一台血液透析机的诞生涉及到精密的工作。其模块化的设计能量身定制出符合患者个性需求的产品。相比之下血液透析机的运输只是一个小小的障碍。下面是关于一台血液透析机从我们德国施韦恩富特工厂运到目的地澳大利亚内陆的全程记录。

 

 

 

城市高速公路

安全打包

  • 一台机器的重量为120至150公斤
  • 专用包装的重量约为25公斤 

我们考虑得很周全,甚至要包括到所有海上航线途经的气候带。每个机器都可以轻松地对抗霜冻和潮湿空气 – 这是我们最基本的要求。即便如此,每台血液透析机在运输前都必须经过仔细包装,预防途中可能发生的摔落、潮湿和高温损伤。血液透析机的8000个组件都必须得到很好的保护,以确保万无一失。

 

 

血液透析机
接受订单、生产、并准备好运往世界各地

装箱运输

  • 血液透析机自1979年生产以来就在德国施韦恩富特工厂生产。
  • 接到订单后的一至两周,血液透析机的运输就已经准备完毕。 

一切就绪,准备出发:有一台血液透析机正运往尼泊尔,上周有一台送往巴西。我们这台血液透析机是走澳大利亚路线。它会连同其他45台机器一起装箱,因为每只集装箱正好可以放46台血液透析机,运输旅程就此开启。

 

 

集装箱运输血液透析机
我们开始出发,公路运输是运输旅程中的第一段,也是最短的一段旅程。

铁路运输

  • 通过火车运输,向北309英里

从公路到铁路,几乎所有的国际出口都要经过汉堡港。几乎一分钟也不耽搁,施韦恩富集装箱码头的工人们必须确保每个下午5点前送来的集装箱在第二天都可以装载到易北河的船上。我们的血液透析机也将在当晚继续其旅程。货运列车一早到达汉堡港,成为那里每天运送数千集装箱的200辆列车之一。

集装箱在港口装货
下一站:汉堡港

海运

  • 每年汉堡港接纳9,300,000只集装箱

巨大的物流枢纽装载。汉堡港是全欧洲最大的铁路集装箱转运点。仅港口铁路就有124英里的轨道运输网。在转运点的另一边,每年有5000只集装箱船停靠港口。装载我们集装箱的是NYK维斯塔船上。这艘建于2007年的船,往返于东京和汉堡之间。NYK维斯塔船是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船之一,可容纳约7000只集装箱。我们乘坐它走了部分旅程,准确地说是8562海里。我们最远到达过新加坡!

早晨的港口
集装箱装船,船舶从汉堡出发,驶向全世界950多个港口

重新分装

  •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它有18.6英里长,超过1000个泊位

在海上航行25天后,我们第一次回到了陆地 -新加坡港。施韦恩富生产的血液透析机中有13%会发往亚太地区。几乎所有的血液透析机运输都会在新加坡停留。尽管这个港口很大,所有的船舶还是需要排队。从这里出发,只需再行驶4,791英里就可以到达我们的目的地悉尼港。货物现在从超大集装箱船转移到大型集装箱船的过程称为分装,分装后的船舶仅在太平洋上航行。

海上日落

到达目的地

  • 费森尤斯医药在最后一段旅程结束前仍在继续提供服务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在客户拿到血液透析机之前,血液透析机还需要在悉尼再次停留。费森尤斯医药•澳大利亚的工作人员对它进行完全拆包并检查所有的功能 – 只有通过检查,它才能踏上旅程的最后一站:从公路到达内陆地区。我们的员工会在现场进行安装和设置。

悉尼市的海景
第39天-到达澳大利亚!

最后一站

  • 现在是时候来完成这史诗般旅程的最后一段了

血液透析机将通过陆运到达最终目的地。从悉尼到阿德莱德,经过爱丽斯泉到科瓦库拉,这是一个坐落在一望无际沙漠里的小村庄,离悉尼、墨尔本和珀斯有千里之遥。

内陆地区

旅程的终点

  • 离施韦恩富有17962英里

发货后的六个星期,这台血液透析机被正式投入使用。在位于澳大利亚内陆中部的吉布森沙漠,一个只有200余位居民的社区里,它正在帮助和改善着当地透析患者的生活质量。

 

 

 

 

 

 

治疗室

相关内容